您現在的位置是: 首頁>體會言論>正文
  體會言論  
路遙與延安大學
2018-11-16 09:14  

延安大學原黨委書記、校長  申沛昌


在路遙逝世26周年之際,追憶路遙當年,思念路遙當年,一種感傷與懷念之情,難以言表。路遙的言談舉止、音容笑貌,不安現狀、積極向上、頑強拼搏、永不言輸,像牛一樣勞動、像土地一樣奉獻的博大胸懷和崇高境界,至今歷歷在目,銘刻在心。

說到路遙與延安大學,有兩件事值得一提。一是著名文學評論家、中國社科院文學研究所原所長何西來,在為《路遙紀念集》寫的序言中說:“路遙的母校延安大學,也是以他們培養的這顆文學巨星,而感到光榮。”又說,如果延大不讓路遙走進高等學府,接受科班的文學教育,“那么路遙的人生就會是別樣的”。二是,1988 年,延大50周年校慶前夕,我在延安賓館遇到路遙,請他為延大校慶題詞,并為中文系師生作一場文學創作方面的報告,他都欣然應允,立即落實。其中為延大校慶題詞是“延大啊,這個溫暖的搖籃……”我以為這是路遙自己認可,延安大學就是他成長成功的“溫暖的搖籃”。這也是名人免費為延大所做的文化、教育廣告,非商業廣告也。建議延大的同志們,把路遙這個題詞,做成莊重、醒目的廣告牌,堂而皇之地擺放在校園內引人注目之處。宣傳路遙,就是宣傳延大。

實事求是地說,路遙在上延安大學之前,是一位初中學歷、具有文學天賦、文學才華的文學愛好者,還不是公認的詩人,更不是作家。連習總書記同上海東方衛視曹主持對話時也說,路遙那時寫詩,還沒有寫小說。

所以,公正地說,路遙進入延安大學,在這個溫暖的搖籃里,接受了三年科班的高等文學教育,這是路遙人生中,在走向文學巔峰的征程中,一個重要的轉折點、關鍵期和里程碑!

1、延大給路遙提供了一個難得的機會和平臺。這一點十分重要。在當時那種社會復雜、競爭激烈的背景下,已經有北京和西安的兩所高校不予錄取,延大如果也如法炮制,將路遙拒之校門之外,也不會有什么非議。但“路遙的人生就會是別樣的”。

2、在延大中文系,他全面系統地學習了從先秦兩漢、魏晉南北朝、唐宋元明清的古代文學史和當代的文學史以及各個時期的經典作品,還有外國文學史及經典作品,還有文學理論、現代漢語、寫作、邏輯學等科班的專業的高等文學教育方面的課程,為他日后創作,奠定了堅實厚重的基礎。

3、路遙做事辦事都有明確目標。在我看來,他上大學讀中文系,就是為了讀名著,學創作。所以他敢于在班級討論會上,力排眾議,提出“不要把書本當敵人”。他自己,正好利用這一機會,見縫插針,博覽群書。正如他的同學陳澤順所說,“他在歐洲文學史、俄國文學史和中國文學史的指導下,系統閱讀了大量中外文學名著,甚至在閱覽室,把建國以來的全部文學雜志,從創刊號到終刊號,全部翻閱了一遍。路遙以他特有的方式,拼命豐富著自己的知識儲備。”特別是從那些中外文學大師那里學習借鑒他們的創作經驗和創作技巧,為我所用,受益匪淺。所以他后來能夠得心應手,輕車熟路,寫出精品名著,絕非偶然。

4、路遙上學時延大中文系的老師們,大都是西大、師大、復旦大學等高校選調而來,名門出身,各有專長,非等閑之輩。他們不僅精通專業知識,而且對于待人接物處世之道,也能做到通情達理,游刃有余。

路遙上學期間,有偏科問題。他重點關注的是現當代文學和外國文學名著,與此距離較遠的古典文學、古代漢語,他就不那么熱心,時有請假缺課現象。任課教師有些意見也是正常的。后經坦誠溝通,說明情況,用“因材施教”的理由加以解釋,老師們都表示理解,采取了寬容開明的態度,并沒有為難路遙,準其順利畢業,并到當時的《陜西文藝》編輯部當編輯,從此成為專業作家。

這里我要多說幾句,我作為現在延大最早的學生,后來又成為干部,正好趕上了路遙上延大這一個時期。真實地、公正地宣傳路遙成長的經歷和成功的原因,是我義不容辭的一份責任。否則,我作為這段經歷的當事者和見證人,就會感到內心不安,就會愧對當年在延安大學處于最困難的辦學時期,那些可愛可敬的老師們,他們安貧樂道,忠誠黨的教育事業,嘔心瀝血,傳道授業的精神,實在是難能可貴,終身難忘!

5、籌措經費,順利出版《路遙文集》。

19928月間,路遙抱病來延安,但不是求醫治病,而是籌錢出書。當時我正好出訪日本,回國后他已轉院西京醫院。他給我留下一封信,內容是說由陳澤順選編的五卷本《路遙文集》已由陜西人民出版社排出清樣,但因五萬元出版費無法解決,不能出書。后來我們想辦法從學校圖書購置費中拿出五萬元寄給出版社,用以購買《路遙文集》,使路遙生前就知道他的文集出版問題已經得到妥善解決。

6、籌建路遙紀念館,隆重安葬路遙。

路遙去世后,1994年春天,路遙生前好友曹谷溪、榆林市政協主席趙興國、延安市政協主席馮文德、銅川市政協主席張史杰、省政法委原書記霍世仁等倡議成立路遙紀念館籌委會,并公推我為籌委會主任。籌委會先后召開三次會議,勘察了館址,研究了設計方案,并籌措資金20多萬,為后來正式成立的路遙文學館,做了一些準備工作。

1995年,路遙逝世三周年,骨灰還留在西安三兆公墓。為了讓路遙遺體早日入土為安,在親友們的倡議支持下,延大在后山上修建了路遙墓,請王巨才題名,由谷溪給墓地的無名山正式命名為“文匯山”。從此,每年都有不少從全國各地來的文學愛好者到此憑吊路遙。

7、成立路遙研究會,辦刊出書,開展紀念活動。

200211月,成立了路遙研究會,編印《路遙研究》會刊6期;同延大文學研究所共同策劃,并由馬澤、梁向陽主編出版了《路遙研究資料匯編》《路遙紀念文集》兩本書;同時舉辦了路遙逝世10周年、15周年、20周年紀念活動。

8、同清澗縣商定,由延大文學院、路遙研究會、清澗縣委宣傳部,聯合舉辦面向全國的“路遙文學講習所”,通過參觀、旅游、講習三結合方式,請北京、西安、延安的知名作家、評論家授課,培養青年文學愛好者,傳承路遙的事業和路遙的精神!

總而言之,延安大學為路遙的成功成名提供了機會和平臺,付出了諸多的努力和奉獻,而路遙也為延安大學樹立了一面旗幟,爭得了巨大的榮耀,證明了延安的窯洞里不但能出馬列,也能出文豪!山溝里可以飛出金鳳凰,小學校也可以出大名人!路遙就是典范。

俗話講得好,師傅領進門,修行靠個人。我認為,一個人的成果,需要依賴諸多因素,但歸根結底,起核心作用的還是自己的勤奮加天賦,路遙也是這樣。習總書記在十九大報告中講到,青年興則國家興,青年強則國家強。延安大學的莘莘學子,正是中流擊水、風華正茂的青年才俊,我對他們的未來寄予厚望,充滿期待。希望他們以路遙為榜樣,勤奮學習,敢于擔當,為延大、為祖國和人民奉獻自己的智慧和力量!

我已年過八十,算是耄耋老人,好在尚未老年癡呆,愿給青年朋友們充當啦啦隊,為大家鼓勁加油,祝大家成功!

 

 

上一條:牢記使命,重振精神再出發——“講政治、敢擔當、改作風專題教育”體會
下一條:重溫經典民族歌劇《白毛女》——紀念魯迅藝術學院成立80周年(1938-2018)
關閉窗口

地址:中國·陜西·延安市圣地路580號 郵編:716000  E-Mail:ydxb@yau.edu.cn
電話:86-0911-2650666  傳真:86-0911-2650004  陜ICP備05011013號 Copyright

微博平臺
微信平臺
微信平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