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是: 首頁>延大要聞>正文
  延大要聞  
【向侯明書同志學習】大愛千秋 師者無痕——追記我校原數學系教授侯明書
2019-09-30 17:22  

記者:蘭天峨


    短短兩日,通過侯明書老師當年的同事和學生講述的點點滴滴,在我眼前逐漸勾勒出了一位師者生命的厚重和大愛的深沉,他用堅韌不拔的毅力和無私奉獻的精神,詮釋了愛與責任的師德靈魂,令我們深深感動。

    他是延安大學恢復重建后最早一批到來的教師,更是數計學院唯一一個從西北大學志愿奔赴延安支援學校建設并一直工作到退休的元老教師。他幾十年如一日,兢兢業業,誨人不倦,把自己的一生都奉獻給了延安大學的教育事業。他用知識的甘露和仁愛的溫情滋潤了學生的心,用青春和熱血譜寫了建設延大的壯麗篇章;他用執著、用拼搏、用智慧,成就了一番不平凡的業績。在延安大學這片紅色熱土上,他用心、用愛、用真情澆灌出了最繽紛的桃李,譜寫出了一曲延河岸邊最美的奉獻者之歌。

    他,就是侯明書。

一腔熱血 奔赴延大 奉獻一生

    侯明書生于1930年,是陜西華縣人,1956年從西北大學數學系畢業后留校任教。19589月,28歲的侯明書自告奮勇、強烈申請從西北大學調動到恢復重建后的延安大學任教。當時,年輕的侯明書老師已經師從數學家、教育家劉書琴老師(西北大學),在復變函數學術領域嶄露頭角。此后的近20年間,侯明書老師與其他教師一起為數學系的發展殫精竭慮,忘我工作,貢獻了自己全部的聰明才智。從1958年至1979年的21年中,侯明書老師擔任數學系系主任助理(系主任空缺),職稱是助教,從西北大學任教算起足足當了23年助教。1979年后,侯明書不再擔任行政職務。他潛心教書育人、嚴謹治學,不斷努力評上了副教授、教授,成為當時數學系僅有的兩個教授之一。1991年,在延安大學數學系工作了33年的侯明書光榮退休。

    據侯明書老師的學生、延安大學原離退處處長張俊哲回憶,侯老師的復變函數課總是夫妻組合,李鳳青老師主講,侯明書老師隨堂聽課并輔導,或者角色互換。當時使用的教材都是老師們自己編寫的教材,每次上課的時候,他們一講都是幾黑板,嚴謹認真,精益求精。那時候每天晚上7點鐘上自習,8點半下自習,自習通常是輔導課,侯明書和李鳳青老師從來沒有缺席或是遲到過一節輔導課。課上,對學生提出的問題都會一一給予解答,他們常在教室坐到晚上910點鐘,確保大家都沒有問題才會離去。除了關心學生學習上的問題外,輔導之余,侯明書老師常會詢問農村來的學生生活或其他方面有沒有困難,需不需幫助。侯老師笑瞇瞇的,說起話來和聲細語,溫文爾雅,常常帶給他們莫名的溫暖。

    侯明書老師的學生、數學系教師高麗說:“當時的圖書資料都比較有限,老師們都會到系里的資料室去看書,我也常去看書,每次我都會碰到李鳳青和侯明書夫婦。”“李鳳青老師和侯明書老師也非常的喜歡看書、訂閱雜志,當時由于經濟的限制,好多老師只是訂一兩種雜志,而侯明書老師常常是訂閱雜志種類最多的。”“畢業留校后,我想考研繼續深造,想讓侯老師做我的推薦人,侯老師非常愉快地答應了,他還勉勵我不能安于現狀,一定要不斷進取,要多讀書、多努力,只有不斷努力更新知識才能跟上時代發展,做一個好老師。

    高水平的學術修養,認真嚴謹的教學態度,仁善寬和的師者和為人之道,這是同事和學生們經過60年思考后給予侯明書老師的真誠評價。

一生堅持 嚴謹治學 刻苦鉆研

    數十年如一日,侯明書潛心科研,他搞科研不僅僅是為了評教授或者完成科研任務,而是把科研當成了融入生命的事業。從學生時代、做教師一直到退休,都從未停止過。

   上大學的時候,侯明書就對學術研究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在他的導師、著名數學家劉書琴指導下,他完成了一篇頗有見地的畢業論文。留校任教后,侯明書對學術研究更加投入。從19573月到19583 月,他在短短一年的時間里,就在《西北大學學報(自然科學版)》發表了四篇關于單葉函數的論文。1975年侯明書先后撰寫《關于擬星形函數》及《關于Opial不等式》兩篇學術論文并投稿至中國最頂級自然科學刊物之一《科學通論》,兩篇文章于19791月和4正式發表,一時在數學界引起強烈反響,特別是《關于Opial不等式》這篇文章是繼我國現代數學之父華羅庚之后,國內關于Opial不等式比較早也是在1975年至1985年非常有影響力的學術論文和研究成果。侯明書的學術研究引起了包括華羅庚、王斯雷、胡克等一大批國內數學界著名學者的關注。這是60年來延安大學少有的學術聲音!據說,華羅庚在看到侯明書發表的學術論文后說,“沒想到延安大學竟有如此(學術)水平”。在互聯網上檢索有關 Opial 不等式方面的論文,會發現侯明書的論文和華羅庚的論文列在一起,多次被人引證。盡管侯明書的研究在后來的幾年間,被一些學者證明存在明顯不足,但是當時他所達到的高度是毋庸置疑的。

    1979年3月,侯明書作為第一作者,還與著名單葉函數專家胡克合作,在《江西師范學院學報(自然科學版)》上發表了論文《單葉函數 S_C 的偏差定理》。

    當時,侯明書和校內大多數教師一樣,一家四口擠在“二齋”的一孔窯洞里,窯洞前也種著一些彌補口糧的莊稼,他既要上課,更要參加各種勞動。那時,延大師生經常要去學校周邊的山頭上參加修建梯田或者植樹造林的勞動。夜晚,他就在窯洞內簡陋的書桌上,不斷地進行演算和論證。因為經常停電,他和其他教師一樣,都在自己的抽屜里備著幾根蠟燭。白天偶爾有演算的機會,因為舍不得用紙,就在一張黑板上進行演算。

    侯明書關于單葉函數的研究,不僅在學界引發關注,也引起了陜西省人民政府的關注。19795月,侯明書“關于單葉函數的幾個問題”被陜西省人民政府評為陜西省科學技術成果二等獎。

    這是一個含金量很高的獎項,在延安大學恢復重建之后的40年間,獲得這一層級的獎項唯此一例。據熊道統教授回憶,這一獎項不是延大申報的,是省上點名要求學校上報的。侯明書的《關于Opial不等式》當時在學術界和社會上的影響由此可見一斑。

    1990年,侯明書發起籌建了延安地區數學會,并被推選為第一屆理事長。退休之后他堅持不懈從事學術研究,到去世之前陸續發表了10多篇學術論文。他的最后一篇學術論文發表于2004年,那一年他已經74歲,因為摔傷胯骨,一直臥病在床,但是依然沒有停止思考和研究。據數學系1974級畢業留校的郭金保回憶,他去探望臥床休養的侯明書時,勸他安心休養,不要過于勞累。侯明書說,他一天不思考,就覺得腦子不行了,寫寫論文,腦子不會壞的。2006年侯明書去世之后,人們在他的床頭發現大量手稿和未及發表的論文,看到的人無不動容。侯明書對學術研究生命不息、奮斗不止的執著精神,令人震撼。

一個創舉 照亮前路 激勵后人

    侯明書的學術經歷令人感慨萬千,心生敬佩。可是他自掏腰包,拿出一萬元成立“李鳳青侯明書青年教職工科研獎勵基金”的舉動,更是在當時的延安大學校園乃至整個延安市引發了轟動效應。

    1988年,在支援延大建設整整30后,58歲的侯明書老師找到了時任延安大學副校長的熊道統,提出自己愿意拿出1萬元來設立一個獎金,用以資助那些安心學校教育,在科研上取得突出成績的青年教師。他說,要把科研的氣氛搞起來,把大家的積極性調動起來,至少要把數學系青年教師的積極性調動起來,只有自己一個人是遠遠不夠的。

    他開門見山的提議,讓熊道統一下子有些“懵”。因為1萬元,在30年前,那簡直可以說是巨款!當時大家的工資都不高,1萬元對于絕大多數人來說絕對是一筆巨款。而侯明書的月工資從89.5元漲到147元才剛剛兩年的時間,要積攢這1萬塊錢是多么的不容易!在“二齋”窯洞居住的熟悉侯明書的人,都覺得他的日子過得很“仔細”,甚至有些拮據,一件洗得發白的藍色滌卡中山裝穿了幾十年,衣服的衣角和衣袖都磨破了,褲子和上衣上都是補丁摞補丁。在飲食上,他更是節儉,常年就是每頓飯一碗面。

    面對侯明書懇切的請求,1989年年初,經過反復的討論,學校黨委和行政決定尊重他的意愿,用這1萬元捐款設立青年教師科研獎勵基金,以基金的利息作為獎金,每三年一屆,獎勵那些在學校科研工作中嶄露頭角并且具有創新潛力的優秀青年教師。

    第一屆“李鳳青侯明書青年教師科研基金獎”獲得者郭金保說:“青年教師科研獎勵基金,這一獎項是延安大學1958年恢復重建以來,在科研領域設立的唯一一個校級大獎,這是一個創舉,以前從來沒有設立過這種獎勵。”消息正式公布后,在全校教師中,尤其是在青年教師中激起不小的波瀾。因為,這個獎項不根據參選者一時的表現或者某一篇論文確定,而是基于綜合表現,尤其是在科研方面所呈現出來的創新潛力來確定。能夠獲此榮譽,不僅將反映自己的科研實力,同時也會反映出自己的綜合素養和能力。做好教學工作,搞好科研,爭取“李鳳青侯明書青年教師科研基金獎”,一時成為許多積極進取的青年教師的小“目標”。

    1992年9月,第一屆“李鳳青侯明書青年教師科研基金獎”如約揭曉,在眾多的參選者中,政教系郭必選、數學系郭金保分獲文理科基金獎,消息一經傳出,這兩位潛心科研的優秀青年教師在校內立即為人矚目,“二郭”成為一個光榮而有潛力的象征和符號。在獲得這個獎項兩個月后,郭金保被破格評選為副教授。在省上進行答辯的時候,他介紹了自己獲得“李鳳青侯明書青年教師科研基金獎”的情況,得知這一獎項的獎金為1000元,許多評委都感到意外,因為當時省級獎項的獎金也沒有這么多。

    三年后,中文系古風、化工系王文亮、數學系王殿軍獲得第二屆文理科基金獎。古風回憶,1995年獲得的“李鳳青侯明書青年教師科研基金獎”可以說是他學術生涯的一個奠基點和里程碑,那一年他38歲,是到延安大學工作的第13個年頭。13年來他在繁重的教學之余,潛心科研,寫了一些論文,但是時常也會陷入一些困惑,“李鳳青侯明書青年教師科研基金獎”給了他極大的鼓勵,讓他更加堅定地在艱辛的學術研究之路上走下去。他說,那1萬元基金,絕不能簡單地看成是一筆錢,它也不是一般的善舉,或者一般的好人好事,它是老一輩延大人傾其所有,激勵年輕一代的一顆心。1996年和1997年,古風連續兩年獲得陜西省教委哲學社會科學優秀成果三等獎,1996 年還同時獲得國家“八五”科學技術成果優秀論文獎,1998年又獲得陜西省哲學社會科學優秀成果三等獎。古風和所有獲得過這個獎項的年輕教師,在侯明書和老一輩延安大學的開拓者那里,獲得了今天依然令人感喟的精神動力。

    1998年12月,第三屆“李鳳青侯明書青年教師科研基金獎”揭曉,中文系教師王冠、數學系教師王輝分獲文理科基金獎。這一年,隨著銀行存款利率的下調和社會貨幣總量的提升,1萬元產生的利息和1000元的購買力都已經大幅縮水,為了保持獎金的含金量,侯明書又提出將他近10年省吃儉用積累下來的1萬元,注入到獎勵基金中。幾年前,學校房改時需要教職工購買自己居住的住房,盡管還不到1萬元,但是侯明書依然拿不出來,后來還是借錢交了購房款。舍小家而為大家,侯明書算是一個杰出的代表。我們常說重建延安大學的老一輩建設者為了延大的發展,奉獻了自己的青春和才華,而侯明書不僅奉獻了青春和才華,還奉獻了一生的勞動所得,而他對學校的貢獻也遠非金錢可以衡量。“李鳳青侯明書青年教師科研基金獎”不僅對獲獎的青年教師產生了極大的激勵作用,對推動學校和青年教師重視科研工作,乃至學校和數學系后來的重點學科建設和申請碩士授權點,都產生了積極的作用。

一種精神 永不褪色 代代相傳

    侯明書在延安大學工作生活了48年,憑著對黨的教育事業的無比忠誠和對教學科研工作高度負責的精神,無私奉獻,刻苦鉆研,開拓進取,用愛和責任鑄造師魂,在平凡的工作崗位上為我們展現了為人師表的高尚品德,為延安大學的事業發展作出了突出貢獻。

    侯明書老師去世后,好多人自發地參加了遺體告別儀式。據張俊哲老師回憶:“當天,大約有300400多人的樣子,在殯儀館及館外的山坡上站滿了人,這是延安大學幾十年來都沒有的事,沒有哪一個人能贏得這么多人的愛戴。在追悼會上,聽著主持人和親朋好友訴說著他一生的處事,想到他一生對自己的苛刻,看著他家里簡陋得不能再簡陋的陳設,好多人感念他的精神,都禁不住放聲痛哭,十分的傷心。”

    斯人已逝,思念長在,精神永存。

    侯明書老師無私忘我、追逐理想的赤子情懷,一生無限忠誠黨的教育事業,在教學工作中勤奮忘我、鞠躬盡瘁的敬業精神;熱愛學生、言傳身教、甘為人梯、忘我奉獻的師德風范;嚴謹治學、刻苦鉆研、生命不息、奮斗不止、追求卓越的進取精神,永遠值得我們銘記。

 

 

上一條:【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我校組織學生集中收看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大會、閱兵式和群眾游行盛況
下一條:我校召開本科一流專業建設調研與推進會
關閉窗口

地址:中國·陜西·延安市圣地路580號 郵編:716000  E-Mail:ydxb@yau.edu.cn
電話:86-0911-2650666  傳真:86-0911-2650004  陜ICP備05011013號 Copyright

微博平臺
微信平臺
微信平臺